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之子

在天地間參學 總是有著學習與領悟...

 
 
 

日志

 
 

在傷痛中覺醒的迷途窯羊~ 一位大陸女學員的心靈溝通分享  

2010-04-09 07:21: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各位學友:

  這是一位非常獨特的個案,她才卅歲,卻壓抑了卅年的哭泣。她廿五歲時,才搬新家,她親眼目睹雙親兇殺案死亡在眼前的慘劇。新家與父母同時在她那對純真的眼眸灰飛煙滅。

  一個極度壓抑而無法宣洩情感的心靈,找不到人生方向的年輕女孩,如今身上還揹著父母留下來的債,帶著一位天天夜晚因恐懼無法入眠的弟弟。在她走進教室之後,課程上的現場技術演練,讓她重生,靠著心靈溝通技術解救了一個靈魂,一位迷途窯羊,她重生了,恭禧這位學員!

                                                                                                                                         育聖

---------------------------

 

人生旅途,茫茫人海,總有人到站下車,我發現自己走得如此艱辛和迷茫,我還有多少勇氣面對我的未來?

我就像無根的浮萍,飄到哪里就是哪里,生活對我而言什麼都不是了,每一次面對內在的那個聲音:走吧,跟我走,這裏不是你留戀的世界!充滿迷茫,要是跟著父母一起去多好!

直到我這顆塵埃落在了這裏。。。。。。

2010323,坐在了尤老師的課堂上,臨終關懷的課程讓起初心存抵觸的我真正開始接觸“死亡”!

對尤老師的課程——生命藍圖,一直較於感興趣,想爭取假期能夠去上,避開臨終關懷,可是我的守護靈和我開了個很大的玩笑,偏偏請到的假期是上臨終關懷的,生命藍圖卻上不了,內心感到萬分的糾結與抵觸,可是因為尤老師的課程能夠親身演練溝通技術,這個對我來說是個莫大的吸引和機緣,內心強烈拉鋸下還是硬著頭皮走進了尤老師的臨終關懷課堂。

晚上8.30開始的溝通,當尤老師請我大概講述一下這三十年來有什麼事件發生的時候,腦海在那一瞬間是空白的,三十年來的事件太多,從何說起?忽然腦海閃過的是半歲時候的手術,那就從這說起吧,半歲因為腸套疊做了一次截腸手術,一歲因傷口發炎再次動手術救回了一條小命,一歲至六歲跟隨著外婆外公,七歲第一次見到自己的父母,陌生的恐懼,八歲至十八歲一直生活在父母的打架辱駡的陰影之中,家裏一直重男輕女,爺爺奶奶一直都說我是女的沒什麼用,十六歲一度想離家,終於在18歲可以離開那個所謂的“家”了,上了大學以後一年才回去一次,回到家裏匆匆又走了,和父母沒有多一句的語言,沉默是平常的,再來就是他們的爭吵聲,我時時在想:我要是男孩就好了,我要是不存在就好了,這個家就可以安靜了。出來工作一直沒有回去過,直到25歲那年,家裏蓋了新房子,爸爸來了一通電話要我回去,我答應了。這是我最後一次見到我父母,新居入夥第五天我父母就雙雙去世了!

說到這裏告一段落了,上天真會和我開玩笑對吧?此時的我已經哭得一塌糊塗了。。。。。。

尤老師直接就從這裏引導我回到了我半歲的時候,問我發生什麼事情了?我第一反應就是我的肚子好痛,痛到抽筋,老師再次引導我去看怎麼了,我看到我當時是個好小的BABY,在醫院的急救床上,臉色是黑的,在哭,肚子脹得好大,旁邊有個聲音說:“要馬上動手術!休克了!”重複了幾次,我看到當時的我好恐懼,恐懼得全身顫抖起來,現場溝通的我也跟著顫抖起來,我開始感覺到嬰兒的我在抵觸,她說不要手術!不要手術!聲音越來越微弱了。。。。。。全身抖得更厲害了,看到旁邊的媽媽在無助的哭泣拉著醫生說:“救救我的女兒,救救她!!”一瞬間我就被推進了一間黑房間,這是一間手術室,可是裏面好黑,設備很簡陋,只有手術臺上的一盞燈亮著,旁邊有很多儀器,還有幾個護士,她們在準備手術用的針水以及用品,我看到刀子和剪刀。。。。。。現場溝通的我開始恐懼得抽搐,哭得窒息,全身發麻無力,手腳顫抖,頭開始偏斜。尤老師在旁邊仔細得引導我重複經歷,由於我顫抖得厲害,哭得不斷咳嗽,氣喘不過來繼續不了溝通,手腳發麻癱瘓,這個時候尤老師不得不插入與身體連接的溝通法,老師先把我引導回到當下面對自己的身體和細胞,去感覺怎樣,我當時是顫抖和發麻癱瘓的,頭部因缺氧發暈,老師首先是引導我去觀想全身無數個細胞在我的面前,去和這些細胞表達我要說的話,當時我只想說:你們不要害怕,不要顫抖了,不要發麻不要頭暈了,勇敢一些陪伴著我一直去穿越,一起去面對,我要和你們一起去重複經歷這個事件,請你們不要害怕不要顫抖,勇敢得伴隨我可以嗎?它們的回答是:“好!儘量配合!”真的好奇怪哦,好像它們真的會聽懂我說的話一樣,手腳的麻痹開始有了變化,顫抖開始緩解,接著老師引導我再觀想我的身體和器官,要我和它們表達我想說的話,我突然眼淚不斷往外湧,我看到了我的身體和我的器官很難受,可是我總是聽不到它們的訴求,在那一刻我被一棒敲醒!三十年來,我一直不知道你們是有覺知的個體,一直都漠視你們的存在,也沒有去真正的關注過你們,更不用說體會你們的難受與痛苦,現在我終於知道我帶給你們多大的痛苦與壓力了,原來你們也會表達的也會有覺知的,我慚愧啊!我感恩啊!我感謝你們這三十年來對我的陪伴,痛苦著我痛苦的,承受著我承受的,體驗著我體驗的,可因為我的愚昧無知到現在才懂得對你們說一聲感謝,在光中我給我的身體器官和細胞頂禮膜拜了!老師不斷細心的引導我深呼吸,吸入白氣直到丹田,呼出身體污濁的黑氣,在這一吸一呼之間我不斷對它們感恩!這個時候,我才察覺到身體的顫抖發麻,發暈開始緩解了,呼吸裏透著它們的回應:它們願意配合我一起穿越!

在這當下,我不得不佩服這個老師,什麼是身心靈合一?我現在這個狀態就是身心靈合一,腦袋被觸電了一樣,我的心和我的身體在溝通,希望配合我的靈魂一起穿越那個事件,上了那麼久的心靈課程,看了那麼多的理論,在那一刻才體會到身心靈都是獨立的個體而它們也是合一的!

接下來老師在引導我重複面對自己被截腸的那段經歷,畫面越來越清晰,場景越看越細,手術的過程越來越長,當中自己的身體還是會顫抖發麻和發暈,但是可以自由切換了,當身體出現顫抖發麻跡象,我的心就開始通過一呼一吸和觀想來和它們溝通,鼓勵我的身體與細胞,感恩它們的陪伴穿越,接下來身體就會緩解,然後溝通再繼續,一次又一次的去面對,一次又一次的和身體切換溝通,老師中間並沒有過多的重複指令。。。。。。

就在溝通接近尾聲的時候,我面對的畫面越來越清晰了,我看到了手術的整個過程以及我的內臟,我突然說:“老師,我知道了!我找到了我這三十年來一個奇怪病症的原因了,我一哭泣全身就會顫抖發麻癱瘓在地上,無法動彈,臉部全身起紅塊猶如麻疹病人過敏一樣,要必須停止哭泣半個小時以後,體知才能恢復動彈,需要一個小時候臉上的紅塊才開始消退。現在我回溯手術過程的身體知覺完全和我哭泣時候的身體知覺相符合。打懂事開始每一次的哭泣都會讓我發麻癱瘓在地方抽搐,一開始以為這是我天生的現象,無法改變的,所以在我的童年時期只有極少的笑,哭只會在家裏自己的房間裏發生,幼稚園的一次哭泣讓我顫抖發麻癱瘓在地上不能動彈,同學們奇怪的眼神讓我極其難堪,自此在人前(包括父母親人)不會再哭泣,再大的痛苦、委屈、傷害都不會有哭泣。連自己的父母也不知道的秘密壓抑了三十年,以為會一直壓抑下去,今天卻通過這次溝通的因緣找到了最初的原因,瞬間讓我嚎頭大哭啊,哭得亂七八糟,哭得天昏地暗,把三十年的壓抑全都哭出來了!

溝通到了最後,我在光中對這次的手術以及所有醫務人員表示我最真誠的感謝!因為我一直嫌棄我身上的這個疤痕很醜,從小就怨恨這兩次的手術帶給我極大的痛苦,每每住院都是因為這個傷疤發炎,每每面對很多想吃的食物,永遠都不能隨便吃,因為會引起腸粘膜,每每面對好玩的運動,都不能隨便去碰,因為會引起肚子發脹,我就像是個瓷娃娃一樣被隔離起來,幾乎失去了所有成長的樂趣,我把這一切都怪罪於這場手術,直到今天我看到了事情的真相。事實上我得益於這場手術,因為它,我有了第二次的生命,因為它,我獲得重生的機會,因為它,我才能繼續體驗人生的旅程!

感謝這一次的溝通,同時也讓我真正體驗到什麼是身心靈之溝通,對此的神奇體驗,只能在一次又一次的感慨中領悟,更加堅定我對心靈學習的信念,尋找到我之前的苦難只是讓我今天能夠頓悟。我的人生方向和目標在哪里?我為什麼來到這個世界?我為什麼會經歷這些?我是誰?我來自哪里,又要到哪里去?這一切都需要我往後繼續去勇敢面對,與此同時今天我特別感謝尤老師的智慧和慈悲付出,還有各位同學的共勉。感恩一切的一切,感恩感恩再感恩!

 

                                                                               思思   

  评论这张
 
阅读(10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